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抬手揉揉酸痛的双眼,又狠劲掐了下脸颊让自己保持清醒,踮起脚看着越来越短的队伍,心中一阵欢欣,不安分的晃了晃。
昨晚排队到现在,只为了新出的CD,是Gra喜欢的歌手,是为数不多我能寻到的Gra中意的礼物。
为了给她惊喜,等再久都无所谓。
毛绒围巾是我们两个一起买的,接近咖啡的驼色,逛完一整条街也执着地顶着冷风找寻中意的款式。
我把纸袋抱在怀里,跺了跺麻掉的脚。
棱角硌的我有些痛。

Gra有早起的习惯,站在她家院门外摁着门铃,许久也没人应我。拿出手机发送语音,“Gra快起床啦!跟你说哦,Taylor的CD我买到了!”语气欢快地邀功。
倒是邻家姐姐出门晨跑时结束了我漫长的等待。 “Grave没有跟你说吗?她们今早搬走,五点应该已经到车站了吧。”

车站离这里太远了,我疯狂奔跑着,眼镜塞到了口袋里,拜托,一定要赶上!

上帝不会总是顺你心意。
最终也没有像爱情小说里写的那样,主角赶在关键时刻登场。
车站空空的像是在嘲笑我,我抬眼望向镇外的山岭,笼住雾霭便如仙境一般。
精神恍惚地出了车站,漫无目的走着。
拐角时撞到一个男人,裹着风衣,眼角红的像是刚哭过。
“小鬼,要做交易吗。”
不远处的红色电话亭孤独地冻在小雨里。
——end——
破壳儿日快乐啊老常,玩得开心。

这么短小才是我写出来的东西。

私心给二设适应期的大儿子一个镜头嘿乁( ˙ ω˙乁)

说起来你们没有一个人认为是在电话亭里来一发酣畅淋漓的py交易吗´_>`(啧这人
好啦开玩笑,二设的儿子内芯是个二等恶魔。
说起来一设的细节也是只跟列表私聊过没发出来um估计二设要真.只跟列表聊了…

评论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