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用旧设来搞事,肮脏的成人世界nicenice
*没有车,没有



Ready?



住院生活实在是无聊,我整天就这么睡了醒醒了睡,如果睁眼时赶上饭点了就吃点医师允许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从最初听说有跟我患同样病症的人死亡就胡乱想下一个是不是我,到转变为现在能冷眼看着邻床病友抢救无效死在床上的Seal,好像并没有花太长时间。

邻床姑娘被医生们推出房了,等待她的下一站是太平间还是火葬场呢。

她的家属拉住总医师讨说法,说她马上就能出院了怎么会猝死。总医师脸上的表情似是嘲讽又像是可怜,“我们尽力了,请节哀。”他说完没再搭理那帮家属,拿过桌上的病历去护士站填死亡证明。

他们似乎不介意总医师的态度,一转之前的悲痛,几个人围在一起开始讨论姑娘遗产的分配问题

真吵。我拉过被子连头一起蒙住。



气温越来越低,护士小姐已经不同意帮我开窗了。

"如果你还想病好的话,Seal."那时她正在收拾4号床,不到两个小时那上面又会新躺一位。

这家医院从不缺病人。

我曾有幸看过一次我一日的账单,最末的数字实在是让人心惊胆战——即使是对于我来说。

所以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人们愿意花大价钱买药吃挨针扎。

他肯长期承担我住院的花销,说明他还是在乎我的。

可他一直没来看我。



盯着输液管里的液体逐渐减少流进自己的动脉是件很无聊的事,人会不知不觉变得消极起来。"生命如流水般消逝"……"你跟所有已经逝去的和将要来到的都一模一样,不会有特别之处"……

放屁。



我可不怕那些狗血小说里的情节发生,等他到老也无所谓,但至少让我先离开这个医院啊,消毒水的味道我再也不想闻到了。

负责我的医生护士换了好几波,无一例外随身物品上都会有刺客的标志,比如说Mr.Benjamin那只钢笔的笔帽,Mrs.Tina的发绳……



我身体恢复的不错,偷偷下楼到花园里逛一圈也不会被发现——至少明面上没人出来拦我。

平淡生活其实也挺好。



"Seal.Sterling.Adams,你可以出院了,手续已经办好,家属就在楼下等你。"

护士说完便去忙别的了,我坐在床上还愣着没反应过来。

…"家属"?



后来我时常梦起那时的情景。

他开车来接我,车就停在院门口,我一步步向他走去。

他说着恭喜康复之类的场面话,我安静地听着,等他说完后的那个微笑。

然后梦醒了。

我靠在床头盯着被子上月光染出的白色,思考为什么每次梦到这里都会醒。

我想那估计是因为他从没对我笑过吧。



6.17



无法无天的小少爷是经历了啥性格才变成这的(´・_・`)请不要抑制我恶意的猜测x

评论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