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White rose

岁月是最无情的刽子手,年少轻狂时的洒脱和心跳已然逝去,回忆叹息着变为墙上泛黄的老照片。

花瓶里那束白色玫瑰当年是被主人怎样珍惜地放在书桌上啊。它早在时光的冲刷与涤荡下风干,柔软娇嫩的花瓣因失水而萎缩发皱、干枯褪色。轻轻一捻,风吹散碎片,只留下白灰镶在指纹里。

记忆深处那个内向有些阴郁的男孩,递过花束的手上还有训练留下的伤痕,现在会在茫茫人海的哪处?

窗外的树叶随着四季更迭而变换颜色,时间如流水般从指缝划过。多少星星存在于浩瀚的宇宙,又有多少星星无声息地消亡。

从来没有人能说明白,为什么只有时间不可逆止。

——

评论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