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Mistakes

*我流ooc

时光如一条不断延伸的线,那一端系着他遥远的年少曾经。

那时Jacob还是俊朗的年轻男人,笑如暖阳,喜欢混迹在地下拳场和酒馆,与优雅风度扯不上关系。可就是吸引着人靠近,想了解一切。

即使飞蛾扑火。

Jack梦想成为Jacob那样的人,从屋顶飞身而下驱逐罪恶,或是无声潜行隐藏于阴影之中。

Jacob救过他一命,教给他刺客技巧,也让他再度感受到了他人胸膛的温暖。

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是跟希望划上等号的。

但Jacob做了什么?决绝地丢开他的手,把他留在黑暗里等待被吞噬。

Jack忍住伤口裂开的疼痛勉强跟上Jacob,小心地拉了拉他的袖子,而年长者正和同伴谈笑风生,仿佛不经意间拂开了。

你不知道我还在吗……叛徒。

他想尖叫出声。那些手臂缠住他的身体将他拽进泥潭,冰冷腐臭的混合物涌入口鼻,肺部残余的氧气已经消耗殆尽。

白光在眼前炸开,男人的样子又一次浮现,Jacob向他伸手,说了些什么。

是要带我走吗?是幻觉吧?

果然。

夜幕笼罩的白教堂区似能容纳一切不洁,乌鸦扑棱着翅膀歌颂死亡。

上个时代的结幕曲,掀开新时代的序章。

“老师,你真太让我失望了。”Jack轻声说道。

这一切现在该由他来纠正。

评论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