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用整个宇宙换一个你

【柱斑】


1、    


在这里等到天黑,他还是没来。吵架那么多次,离家出走那么多次,负气不管自己还是头一次。阴霾的冬日午后,公园的落叶铺成金色音轨,恋人们的笑声掠过他潮湿的心。他坐在长椅上,盯住一个方向。他如果来,会从那个土坡上来。


 


每次出走一定来这个公园,没理由他找不到,除非他不想再找了···


 


的确是……自己的错,下次不闹脾气好不好?别说要离开我······一抹委屈和恐惧袭上心头,眼角有些湿润,用纸巾擦拭却看见他端着两杯热咖啡慢悠悠地走过来。


 


我想,爱就是你的理解,是你突然的出现。


 


2、


那年斑18,柱间18,他们在一起;那年他24,他24,他们分开了;那年他30,他24,他还在等;那年他42,他24,他只偶尔出现在午夜;那年他57,他24,他知道他不会回来了;那年他69,他24,他们又在一起了。


 


【泉扉】


1、


花店老板扉间忙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空了功夫坐下来,兜里的手机响了。


“下不了班,”换个手握电话,”今天特别忙你也知道。“


”把花送我家去,我哥在家······20块一枝?哪买的?“


”晚上来我家吃饭。“


我们己经在一起六年了,每次都是玫瑰。看其他情人送玫瑰,你也送玫瑰?你不知道我开花店?你不懂送别的礼物吗?我们之间是不是没有感情了。


它在我们之间,只是种习惯吧。


2、


手心里攥着小纸条,扉间紧张地坐在座位上。那是晚自习时从后排传来的,让他放学等一等。


教室里人走空后,泉奈漫不经心地从后排走来:”走吧。“肩膀挂着书包,头也不回一个。


一路低头踢着石子儿,街灯把影子拉长,似乎要下雪了。


”难道你不冷?“泉奈扔过来一只绒毛护耳。


一团热呼呼的白球,扉间捧着没反应过来。


”把你送到家门口。“


黑暗中,泉奈悄悄握住扉间的手,放进兜里。


周围很静,好像只听的见心跳。


"LOVE."


【忍黑】


1、那一年他爱上了忍枝,他是一个生活幸福美满的富二代,而他是个一无所有且懒惰的男人,朋友都不看好他们,养父也说他这是用自己的幸福在赌。交往后,他像变了个人似的奋发上进,若干年后他有了自己的事业和魅力。他问当年忍枝怎么会像突然变了个人。忍枝笑了笑,说:“你把一生的幸福交给我做赌注,我不舍得让你输。”


2、


”吃薄荷糖么,给你。“对面的少年手指纤细。黑枝接过糖果,冰凉的薄荷气味自此蔓延,心底多了一个记号。”吃薄荷糖么,给你。“他默默记着,等到一百颗,就表明心意。九十九颗薄荷糖,少年转学,了无音信。很久以后,黑枝到新的公司报道,见到老总,”吃薄荷糖么,给你。“终于,第一百颗。

评论
热度 ( 14 )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