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泉斑】那些小小的喜欢

*隐性ABO暗示

Ready?

一、

世上最美的名字是属于哥哥的。

 

比他名字更美的是他的眼睛。我喜欢看他绯红眼瞳中奇异的图案。

 

但总是小心翼翼的。我怕他看到我在看他。

 

二、

哥哥在小镇里开了家茶坊。他现在住在茶坊后面,那儿是座寂静幽深的庭院。

 

我总不会忘记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到了秋天,淡淡的香气弥漫整个院落。这个时候的哥哥会为我做桂花糖。

 

踩着小板凳,摘下几片桂花。等桂花慢慢变软,先铺一层在玻璃瓶中,再铺一层薄薄的砂糖。一层桂花一层砂糖,直到填满了玻璃瓶。

 

两天后,会有香味从小瓶中溢出。

 

三、

暮春三月,我和哥哥去后山采茶。

那是我第一次和哥哥一起上后山。哥哥告诉我,采茶时一定要让芽叶保持完整,动作一定要轻柔。

 

哥哥那天说了很多关于采茶的话,我一直都在认真地听他讲。但我太过专注于哥哥讲话时动听的声音了,他讲的内容却没能记得多少。

 

累了的时候,我们就躺到空地上。哥哥轻声唱着歌,我在歌声里看天。

 

那天的天很蓝,蓝的不含一点点的杂质。那样的天蓝色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样蓝的天我也只见过那么一次。

 

四、

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扎了一条竹筏。

 

我把竹筏推到竹林边的小河里,我躺在竹筏上。竹筏随着河水慢慢流,我随着竹筏流。躺在竹筏上时我总是醉醺醺的,我想这是陶醉。因为那时候的我可以尽情地去想关于我的哥哥的一切。

 

那天下午,我听到他喊我的名字。躺在竹筏上醉醺醺的我听到他的呼喊,竟一下子站了起来。

 

哥哥是到小河边汲水的,却带着浑身湿透的我回到他的庭院里。我换上他的衣服,坐到桂花树下。哥哥微微踮起脚,把我的湿衣服搭在晾衣绳上。

 

我想这一生我都会记得,那天下午的风是从东边吹来的,而哥哥的衣摆微微向西。

 

五、

那天傍晚,小镇里来了位卖棉花糖的老人,哥哥让他卷了很大的一块。他拉着我的手,我们爬上镇子外面的那座小山丘。

 

晚风轻轻拂过哥哥的长发,偶尔会有那么一缕触碰到我的脸庞。

 

我们看着天上的云朵,吃着手中的云朵。

 

六、

我和哥哥扯了许多水草回到他的房间里。

 

他坐在床边静静编织,暗黄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脸上,我逆光站着看他。

 

在那样的一个黄昏,在哥哥的房间里,我想我肯定会想些什么的。可是我没有,我只是那样站着,安静地看着。

 

最后,太阳收去了他的最后一束光芒,哥哥把他编好的草帽戴在我的头上。

 

七、

后来,我的哥哥嫁给了邻镇的千手柱间。

 

我不喜欢千手柱间。

 

 

 

米娜桑可以在“因为那时候的我可以尽情地去想关于我的哥哥的一切”后面加上“包括胖次”(X(你这是自寻死路)

评论 ( 11 )
热度 ( 36 )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