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起床这么艰难的事我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是我没法做到的呢?(´;ω;`)

这里是翡冷翠午夜灵魂歌者(不存在的x)枼漓(,,•́ ω •̀,,)

师承佛罗伦萨情歌小王子√

中立邪恶←

患有回复恐惧症、中二癌、社恐。

欢迎勾搭,一晚七百八【滚

【杂谈】无意识的对待抑郁症患者是一种集体谋杀

Nivalis雀:

不得不转,在我看着抑郁症的亲友想要倾诉却无力地闭口的时候,看着几位长辈(还是几位学医科的长辈!)眉头一皱说这孩子以后要给家庭添负担,活该被社会淘汰的,仿佛得了抑郁症是什么“丢人”的病的时候,在我拿出医科杂志跟他们讲你们看这个病是有病理学原因的而他们转而教训我是“傻得看不出人家就是卖矫情,不知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吗”的时候,我真的,不知所措……真的希望能有本“如何帮助抑郁症患者”手册啊……


舟底天光行:




  可能标题有些过了,但是我只是想用一种比较有力度的语言来唤起重视。乐乎对我来说是拯救我的地方,感谢所有给我安慰的人,近期...

【授权翻译】反洗白斯内普

Nivalis雀:

elvendork:



Cyril's:





Summer夏天:





声明:



1. 本文作者为汤不热captofthewolfstar,我要来了授权翻译:...



搞个群宣ummm
不一起来痴汉酒木田大人吗?
呜哇虽说现在人还少但是之后会多起来的!
群号码→135521387
抱团取暖总比自己待在北极圈强啦米娜 ฅ( ̳• ◡ • ̳)ฅ

喔对了Σ我就是那个疯狂为酒木田打call的痴汉x欢迎私戳扩列xd

有酒木田受的同好嘛(´;︵;`)他的屁股那么棒求你们了快日…咳咳。
实在空虚寂寞有人要扩列一起痴汉酒木田先生吗♪

Just_about-me:

存档灵魂:

"我需要自我控制。我是一个能把决心要做的任何事都做到底的人。"。保持可控的疯狂就够了,可以哭,可以忧心,可以发脾气,就像任何人一样,但是不要忘了,在那之上,灵魂正嘲弄着所有困境。活着就要与众不同。而你不同,你只有现在。


【巴西】保罗·柯艾略 


001、
很 奇 怪 , 我 们 不 屑 与 他 人 为 伍 , 却 害 ...

占tag抱歉_(:з」∠)_
米娜有要出千早太太的无料本Devour的嘛?
邮费这边出。
小贵可以接受
狮子大开口也没关系毕竟我超级想要[摊手]
私戳详谈√
只求不耍我。

社恐等级不能再升了,对他人恶意猜测再up我这个人就废了。。。
笑容渐渐消失.jpg ​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 ˙-˙ )啊…一个把握不好人物性格的我绝不会尝试瞎拉西皮x

grande_nopal:

自醒并推荐给所有首页文手。
说实话单就痴汉这个属性,我认为其本质是自我感动并寄望他人也能感同身受。在这个链条中,“喜欢到无以复加”→“无论怎样也要得到”→“赋予行动”,每一个箭头都需要保持完整才能引导出所谓“痴汉”的发展。
但稍微聪明点的成年人恐怕都没这么无聊吧。
尤其是“已经有相当涩会经验”/“恋爱履历丰富”/“擅长把妹泡汉”这样基础属性的人物,痴汉是特别,极其,相当,肥肠,不合适的。
自己喜欢做的事不要让角色替你去做。
与君共勉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

解宁:


标题:

一篇大约是致敬罗琳·莎士比亚的乱七八糟

GGAD,这个cp的实质是什么呢?

“我一心想着学习,你却一心想上我!” ​​​

不不不,让我们换一个画风,走进罗琳老师莎士比亚式的内心世界:

【吾爱,吾爱。如炼狱,于心尖。】

“让我承认我们俩一定要分离 / 尽管我们那分不开的爱是一体 / 这样,许多留在我身上的瑕疵 / 将不用你分担,由我独自承起 / 我再也不会高声认你做知己 / 生怕我可哀的罪过使你含垢 / 你也不能再当众把我来赞美 / 除非你甘心使你的名字蒙羞 / 可别这样做;我既然这样爱你 / 你是我的,我的荣光也属于你”

—— Shakespeare, Sonnet 36...

抬手揉揉酸痛的双眼,又狠劲掐了下脸颊让自己保持清醒,踮起脚看着越来越短的队伍,心中一阵欢欣,不安分的晃了晃。
昨晚排队到现在,只为了新出的CD,是Gra喜欢的歌手,是为数不多我能寻到的Gra中意的礼物。
为了给她惊喜,等再久都无所谓。
毛绒围巾是我们两个一起买的,接近咖啡的驼色,逛完一整条街也执着地顶着冷风找寻中意的款式。
我把纸袋抱在怀里,跺了跺麻掉的脚。
棱角硌的我有些痛。

Gra有早起的习惯,站在她家院门外摁着门铃,许久也没人应我。拿出手机发送语音,“Gra快起床啦!跟你说哦,Taylor的CD我买到了!”语气欢快地邀功。
倒是邻家姐姐出门晨跑时结束了我漫长的等待。 “Grave没有跟你说吗?她们...

*用旧设来搞事,肮脏的成人世界nicenice
*没有车,没有

Ready?

住院生活实在是无聊,我整天就这么睡了醒醒了睡,如果睁眼时赶上饭点了就吃点医师允许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从最初听说有跟我患同样病症的人死亡就胡乱想下一个是不是我,到转变为现在能冷眼看着邻床病友抢救无效死在床上的Seal,好像并没有花太长时间。

邻床姑娘被医生们推出房了,等待她的下一站是太平间还是火葬场呢。

她的家属拉住总医师讨说法,说她马上就能出院了怎么会猝死。总医师脸上的表情似是嘲讽又像是可怜,“我们尽力了,请节哀。”他说完没再搭理那帮家属,拿过桌上的病历去护士站填死亡证明。

他们似乎不介意总医师的态...

© 秋倚月 | Powered by LOFTER